外国名人为何会为几百块“零花钱”帮国内虚拟偶像录庆生视频?

前英国下议院议长约翰·伯考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会因为一条庆生视频在国内网络走红;

国内网友同样也不会想到,他们会因为嘉然的生日而认识到这位英国的政界大咖。

3月1日,虽离虚拟偶像嘉然的生日还有近一个星期,但嘉心糖(嘉然粉丝的昵称)已经按捺不住想要为其庆生的心情,便早早地请来了前英国下议院议长约翰·伯考为嘉然庆生。

在庆生视频当中,约翰先是下意识地大喊几句“肃静”,而后又展现出自己的绅士风度,用亲切的声音表示自己应该用全名称呼嘉然女士;

他表示道,自己受到嘉心糖的邀请以录制这条视频,并衷心希望她能够过一个无与伦比的20岁生日;

在视频的最后,约翰再次献上衷心的祝福,祝嘉然能在家庭、交友和事业等方面都能顺心,继续燃烧自己的小宇宙,Ordeeeeeeeeeeeer!

无独有偶,在嘉然生日前夕为其庆生的外国知名人物,还有《双城之战》里希尔科的配音演员杰森·斯皮萨克。

杰森用自带腔调的声音,称嘉然是一位歌舞了得、灵魂有趣的女孩;并提到枝江(嘉然所在的虚拟城市)因为嘉然的存在而更有含金量;

由于嘉然在出道之初遭遇了巨大的舆论压力,为此杰森也提到这些都不过是她成长的养分,想必在新的一年里,她会有更优秀的成长。

虽说这些外国名人的视频为嘉然的生日增添了不少色彩,但很难想象到这些来自各领域的大咖会自发地为千里之外的中国虚拟偶像庆生。那么究竟是什么神秘的力量,让这些名人们愿意抽出宝贵的时间,为不曾谋面的人献上祝福呢?

这些祝福视频,均出自一个名为“Cameo”的名人祝福视频定制平台,消费者只需要支付一定的金额,便能得到名人们相应时长的祝福。

例如上述前议长约翰的祝福视频时长约为一分半,而嘉心糖足足花费了100英镑(约合人民币828元);杰森的视频虽只有37秒,但粉丝也花费了160加币(约合人民币788元)才请来了这位声优为嘉然献上祝福。

当然,类似的“花钱喊话”服务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前些年间,国内就流行起了黑人祝福、欧洲美女祝福等服务。国内的消费者能通过电商平台,花数十至上百元就能购买到喊话祝福。若是再加一笔钱,还能让这些外国人冲天开上几枪,或是来一段极具民族特色的舞蹈。

随着这些外国人祝福服务逐渐走红,商家也开辟了海外市场,例如隔壁的日本网友,就非常热衷于这种搞怪的服务。上个月,《主播女孩重度依赖》的官方就为了庆祝他们的游戏在steam的销量突破20万而安排了一场整活,让黑人们为女主超天酱献上祝福。

在不知不觉中,外国人喊话已是顶流的祝福,消费者只需要花费一笔小钱,便能得到一段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祝福。

尽管“有钱能使鬼推磨”,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以几百块的价格“出售”自己宝贵的时间和肖像,尤其是那些知名人物,有相当一部分人早已通过自己的辛勤付出,获得了一般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然而在Cameo平台中,我们却能看到不少外国名人为了这几百块的“零花钱”,而满足各地网友的请求,为那些不曾谋面,甚至不知其是真实或虚构的人物献上祝福。

前文说到,Cameo是一个名人祝福视频定制平台,然而祝福只是该平台所能提供的其中一种服务,根据不同的价位,消费者还能在该平台上与偶像进行不同程度的聊天、互动。

Cameo平台成立于2017年,该词的翻译为“客串”、“小配角”的意思。正如平台的名字所示,创始人建立的初衷就是为了让那些在荧幕上活跃的明星们来此客串,与平台的用户们“演戏”;

演员们能因此简单的获得相应的报酬,平台抽成四分之一,而用户们也能实现自己与偶像互动的梦想,可谓是一个三赢的局面。

秉承着拉近明星与粉丝间距离的理念,Cameo在成立一年的时间里就吸引了5500位明星的入驻,用户可花费10美元~2500美元不等的价格购买明星的服务,你可以让对方为某人献上一段祝福,也可以为自己的店铺做推广,只要给出的文案不违法违规、不含歧视内容,明星都能照读无误。

就这样,Cameo在2018年时入选《时代》杂志的“年度最天才的50家公司”榜单,借着这一荣誉,Cameo的名声也迅速扩大,越来越多的明星名人入驻于此,大明星们可以利用自己的碎片时间,赚取“零花钱”;

而对于那些因为年龄、能力而退居二、三线明星,Cameo则可能是他们赚钱的主要渠道。

例如曾出演过《西部的一百万种死法》、《日历女郎》的美国影星Gilbert Gottfried在入驻Cameo的9个月后,成为平台上最高产的“卖家”,仅凭150美元一次的喊线万,除去平台的扣成,入他账户的钱也足有20万美元。

在明星们看来,赚钱虽是目的之一,但Cameo也是他们了解粉丝、与其沟通的渠道,因此在承接商单的时候,明星们都会郑重地对待每一位顾客,展现出自己身为公众人物时最完美的一面。

通过简单的交流,明星名人能够大致知道自己的支持者是一个怎样人,而几分钟的时间,也不会牵扯到过多的隐私;用户则能借助这个机会,与偶像共度“二人世界”。

随着疫情在全球爆发,很多影片的拍摄工作也被暂时搁置,明星们也得以有更多的时间,在Cameo上为用户们提供服务。

如今,Cameo上的明星名人已超过四万,你能在这里找到在《哈利波特》中饰演“德拉科”的汤姆·费尔顿;也能和NBA球星蒂姆·哈达威闲聊几句;

曾有外国网友就购买过汤姆·费尔顿的服务,而汤姆也当即在家中拿起了尤克里里,以这位用户的名字为词,自编了一小段乐曲。

如果你是鬼畜区的常客,你还能从Cameo的选区中迅速找到Vansama。

在2019年,网友们无意间发现约翰在主持议会时,常常需要大喊“Order”来控制混乱的局面,而这句咆哮,又颇具二创的潜力。于是经过创作者的剪辑和调音,这位英国政要以鬼畜明星的身份在国内走红。

上至一线巨星,下至三线群演,歌手、模特、作家、政要,无论是哪个领域的名人,都能在Cameo贡献自己的时间,满足用户们的小心愿。

在一些名人看来,赚钱是其次,如果能与粉丝进行一对一的交流,从对话中得知粉丝对自己的看法的话,反而更能为他们的职业生涯铺路。

参与过电影《一步飞跃》的音乐家Michael Franti 就表示,社交媒体的出现虽让他们能与成千上万的粉丝交流和互动,但Cameo却实现了他们与粉丝单独对话的梦想,对于艺术家而言,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互动。

当然,除了赚小钱、沟通交流,行善也是明星名人们入驻Cameo的原因之一。

在不久之前,Cameo就专门开设了慈善区,如果你在名人的详情页面上看到“Charity”的字样,那你所支付的金额,将会全部流向对应的慈善机构,而非名人的钱包。因此有些时候,祝福的受益者并非只有用户,还有某些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待助者。

用闲暇时间了解彼此、日行一善,便是各领域的明星名人愿意为了这几百块钱,帮那些不曾谋面的人们献上祝福的原因。

被喊话祝福所帮助的外国人不仅只有这些知名的公众人物,还有那些曾经与网络无缘的人们。例如那些居住在非洲地区的土著们,因为没有充足的客观条件而难以走向更广阔的世界,但他们却在喊话祝福的业务中,实现了另一种价值。

多年以前,非洲土著们愁着工作机会的稀缺而没钱购买粮食,甚至为了谋求生计,铤而走险干起了佣兵。但自从黑人喊话业务走红之后,越来越多的非洲人得以通过喊话表演的形式,为他人献上祝福的同时,实现果腹。

黑人喊话的价格通常在数十元到上百元不等,虽不像Cameo那样自带名人效应,但绝不失趣味。当你愁着不知该为朋友送上怎样的祝福时,这些黑人必定不会令你失望。

社交媒体的发展拓宽了人们交流互动的渠道,它让明星与粉丝之间的距离不再遥远、让相隔千里的人和祝福能够跨越时空,通过一块屏幕联系在一起、也让善心通过不同的形式传递给需要的人。

喊话的人付出了自己的劳动、名誉,接话的人收获了祝福和喜悦,生活中的美好就是在这样的特殊的交流中一点点积累。Cameo也好,黑人喊话也罢,他们庆祝的价位和方式虽不尽相同,但每份祝福都因独创性而独一无二,每句话都代表着真诚的心意。

当然,如果你并没有足够的闲钱购买祝福的线元购”(自己拍),悍匪所能带来的惊喜,绝对不比名人与和黑人们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瓜迪奥拉:瓦尔迪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前锋之一
Next post 近80万人请愿希望将logo换成科比维金斯将篮球放在了罚球线上